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血沃英城——四战四平纪实:硝烟初起
发布日期:2022-06-22 04:12   来源:未知   阅读:

  核心提示: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之后,为了避免内战争取和平,中国同政府在重庆展开了谈判,而四平战役就在这场艰难的谈判当中打响的,谁先在东北站稳脚跟,谁就可以取得谈判的主动权,从1946年3月到1948年3月,国共两党的部队围绕着四平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

  解说:10月28日,杜聿明飞抵长春熊式辉等首批党政官员也终于赶到东北,他们比中共的干部晚到了整整一个月,但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局势变化之快是杜聿明甚至蒋介石也没有想到的,11月3月杜聿明登上了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的指挥舰,率领满载着第13军两万人马的美国舰队浩浩荡荡地来到营口港,当他到港之后却发现部队根本无法登岸,因为苏军半个小时前已经撤离,营口被中共部队占领了。这样的情形显然是苏军有意策划的,但为什么苏联军队会突然支持中共而跟作对呢。

  王晓建:只要是美国军队,一在中国有什么动向,比如说在青岛登陆,那苏联立刻跟翻脸,它主要看美国军队的动向,它们特别不希望就是美国军队在中国建设一些它的军事基地,更加不希望美国军队把势力范围扩展到东北来。

  解说:杜聿明没有想到,正是他脚下的美国军舰让苏联感到了威胁,但是如果失去了苏联军队的支持,又该如何接收东北呢,杜聿明不禁为东北复杂多变的局势担忧起来,他立刻急电蒋介石,明确建议要接收东北非用武力不能解决。然而苏联对国共双方态度的摇摆不定却让看到了东北和平的希望。

  王晓建:最早也力量弱,也没有一心想打,他都打算到淮安那边去,到那边去参加政府工作了,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另外也有一些部队像晋察冀的部队,真正就是搞了一些复员,就把部队抗战胜利了嘛,有一些部队就给裁汰了,确实就是要搞和平民主新阶段了。

  陈守林:我们当时是两手准备,一个是希望和平,特别是当时成立了调处指挥部,就东北的停战问题进行谈判,但是我们说实在的,真正重点呢,我们放在打上,因为我们知道这场仗是必打的,派来20多万军队,你不打来干啥来了,我们派了十几万军队经过发展也20多万了,这两下军队都在这干啥呢,不就是要打仗吗。

  解说:东北就这样在和战未定的局面中徘徊,国共双方的暗中较量越来越走向公开化,敏感的人们似乎已经嗅到了空气中那日渐浓重的战争气息。深夜的枣园亮着一盏孤灯,摇动中独自面对东北地图画上了一个小圈,圈内的四平城就像是他眼前的灯火,明亮闪耀,决心在东北竭力一战以赚取国共和谈的资本。1946年3月6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抚顺召开会议梳理东北问题,在和平气氛浓于战争的大环境下,中共内部对战和问题产生了分歧,唯有的发言与众不同,全国有无和平因不了解情况不敢说,但是东北肯定没有和平。

  陈晓楠:很快的预言得到了验证,3月10日已经率部进驻东北的黄克诚和李富春电告中央,最先提出控制四平一线,以阻止国军北进,这个建议和不谋而合,3月16日东北局的书记彭真给中央发电提出放手大打立刻得到了中共中央的明确支持,就在同一天中共中央还发电给正在重庆谈判的周恩来说,如果以全面破裂大打内战相威胁,我们亦绝对不屈服,此刻的已经不在乎谈判桌上的文字争论了,而决定先下手为强。

  解说:1946年3月14日,苏军从四平地区撤退,电搞中共中央东北局,速与陈兄接洽将整个中东路让我驻兵永远占驻,不让驻一兵一卒,整个中东路指的是从长春经哈尔滨至满洲里及绥芬河一段的铁路干线,有的这封电报可以看出,这是中共对东北问题的解决办法已根本变化,不仅想占据长春已北整个中东路以令谈判妥协,而且已在设想把整个北满永远占住,在看来宁可占而失地不可在谈判中失地,四平作为中东路上的战略要地,国共两党在此开战,至此已成为一种必然。

  男:四平这个地方是四通八达,东边通到吉林,西边通到白城镇,南边通到铁岭、沈阳,北边过了松花江就到再北走就是双城镇,就是哈尔滨了,是一个战略枢纽,四通八达嘛,所以和我们都想控制四平。

  解说:作为东北民主联军的总司令,早已断定会有此一战,他将管辖四平的重任交付与西满军区,并在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入城之前就将队伍驻扎在四平以西30里的八面城,随时准备夺取四平,虽然东北民主联军条件很艰苦,部队装备也不好,但却站尽了有利时机,因为此时的主力部队仍然在沈阳附近四平无兵可战。

  男:刘翰东的武装队伍一共三千多人,这三千多人一个是他呢搁省派来的时候,搁这个长春派来的时候带的铁师部队两三个连,就算所谓他的正规军,再其余的呢就都是收编的一些个惯匪流子,就是王永青(音)、王大化、王耀东这几个流子,还有敌伪军政(00:21:38),可以说是杂巴凑的一些乌合之众。

  解说:不但无兵而且无将,就在即将开战的紧要关头,东北部队的总司令杜聿明病了,1946年1月杜聿明突发肾结合坏死,考虑到东北战事吃紧他决定就近医治秘密前往北平接受手术。

  解说:3月16日医生给杜聿明切除了左肾,就在他手术的同时东北民主联军对四平的攻城之战也进入了高潮,东北民主联军集中西满军区东满军区和辽西军区的四个团以及其他战斗力量共计6000余人,以西满军区第三师第十旅旅长钟伟为攻城总指挥,对四平实施攻城战。

  东南是一个团,西北是一个团,西南是一个团,西北好像两个团,这个番号都有,所以咱们基本上是以五个团的兵力来这个什么,其中有一个团是四个连,好像我记得是这个情况,所以咱们军队是它的一倍以上,而且还是基本上都是正规军。

  陈守林:就到3月15号,先把这个西郊的飞机场占了,之后3月17号的早晨就是凌晨4点钟,开始发起进攻,当时那个辽北省的那个军队,都还在睡大觉呢,他们在朦胧中听到了枪炮声,所以他们狼狈地起来迎战,那么路西的战斗到12点基本上就把路西那块都解决了,把辽北省政府也都拿下来了。

  季汉文(文博专业研究员):钟伟讲一打四平的时候,他们接到命令以后,他从郑家屯那块他到四平来的,他说那时候我们就是有小山炮,就有两个小山炮,就打它那个楼房,一座楼一座楼那么打,那会儿打得比较容易一些,但是缴获甚丰。

  解说:3月17日中午时分,四平守军几乎全部被歼,辽北省主席刘翰东,保安司令张凯土匪匪首王大化、王耀东等均被东北民主联军俘虏,战斗结束后中共辽西省委书记军区政委陶铸来到四平,并决定将被俘的要员全部送往长春国军驻地,而土匪匪首王大化、王耀东等人则准备接受处决,四平解放战一共历时3天,以东北民主联军的胜利告终,双方实力悬殊结果可谓毫无悬念。

  张宇明(四平战役纪念馆战史研究室主任):那么一战四平我们可以说关闭了进攻北满的大门,进入北满的大门。

  男:想要进了南大门(锦州)以后,想从北大门出去发展必须得拔掉这根钉子,所以一战四平才有重要意义,才先机把北大门给他堵上,这个钉子给他弄上,他就拔不掉了。

  解说:战后辽西军区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建议,用辽北省政府的名义发电通告此一战事,但是中共中央对此却有不同意见,中央的复电指出不敢承认我军占领四平,表示我军软弱对和平不会有益,但复电也同时强调,对省政府人员可以扣留但不能伤害,从这一善后工作的处理上,可以清晰地感到中共渴求和平的政治诉求。

  陈晓楠:的确对于此时的人来讲,和平是珍贵的,且不论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蒋介石在中国的威望如日中天,单就实力来讲,的部队也不是部队的对手,就在四平开战之前的半个月,军事调处三人小组刚刚到访延安,张治中在致词当中说到,黑暗已过光明在望,当时不知道多少人曾经为这句话兴奋不已,这的确是张治中的真情表白,也是当时的人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但是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恐怕都不会想到,仅仅一个月之后这样的欢声笑语就会在四平的枪炮声中戛然而止,热望着和平的人们,却在战争的路上越走越远。

  • Power by DedeCms